那年夏天,那朵丁香

来源:乐虎国际娱乐官网时间:2017-03-31 17:10:31 责编:人气:

那年夏天,夹杂着一丝不太温柔的空气。武汉的上空是赤裸裸的热辣辣,但也阻挡不了当地人的喋喋不休。我外地,因为大学,因为想逃避,所以选择一条陌生的路,正因为没有人告诉过我前路的坎坷,我才有勇气这么义无反顾的吧。哪有几分喜悦或悲伤,一如既往地无畏,所谓的无畏到底是什么?是我口里一惯的冷血无情吗?我不知道,但我一直在寻找答案。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白色的耳机,去躲避那嘈杂的人群。所谓寂静,就是在自己的世界里浮夸,所以,我喜欢浮夸这首歌。喜欢窗边座位的女孩,喜欢浮夸,难道就真的只有浮夸了吗?我只是想做一片随风的叶子。

一如既往,白色耳机,路上,人太多,还是路太窄?时间还允许我去思考吗?纸质很薄,文字太多,总写不完太多。来到了军训中,教官,正步,踏步,1,2,3,4,那是威严吗?年轻的我们真的懂吗?

你本来就在这行列之中,本应如此相识。相识一笑,促膝长谈,成为知己。然而,最初认识的人不是你。因为陌生,我们仍然一无所知。是因为陌生吗?还是本就太相似,害怕拒绝,害怕被知,直至被伤。我记得你说过你不怕痛,我明白,你只怕心痛。正如我,怕冷。只是,冷可入骨,亦可侵心。

关于最初的回忆似乎半瓶矿泉水,还在慢慢流淌,又在悄悄回荡。

你总在人群说华科之行,除了照片之证,我再也无任何记忆。我原以为不过如此,谁知你理所当然。那时,我觉得你就是那朵丁香花,散发着沁人的香味,而我,被吸引着,慢慢,慢慢靠近。

悲伤的人,有一种幸福。她懂得悲伤,所以更加懂得快乐!我还不十分确定你是否和我一样悲伤,可我知道,你和我一样,我们都希望幸福!乔燃说,五瓣的丁香花可以带来幸福。

第一次,他们说,第一次才是唯美。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说话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我们何时开始倾诉彼此,了解彼此,信任彼此?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说我们就差几个小时就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了的时,我们是处于某时某分某秒的呢?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你我曾在不同的天空下,时常做着,想着,相同的事。那是我们曾经都不知道的事。对于幸福,那便是遇见这样的你,这样的自己。

额,我记得一个第一次。他说得对,拳头小的人,心也小。第一次被人弄哭的感觉真不爽,庆幸的是,是你。带着好多无畏来到一个城市,最终却是因再也想不起来的原由而流泪,还是会有失望,还是会有委屈,只是不想矫情释放。幸好,你打开了我关闭着的一扇门,透过那里,望过远处,才算是真正地欣然接受。所以,我更愿意去了解你,正如方茴才会喜欢陈寻的原因吧,所以,你才会喜欢那个“死不要脸”的吧。

我说,我和你就差几个小时,你动动尾巴,我就能知道你想干嘛了。不是完完全全地了解,半点心虚,却无比自豪。

你说,你的人生,被人灌进了一瓶墨水,又被自己尘封多年,最后还得自己一饮而尽,是酸?是苦?是涩?我只知道,一定不会让你开胃。你要相信,上帝以痛吻你,必然有他爱你的理由!你说,你开始怀疑了。真正的意义是句号后面的问号,思考了才是你的。我明白,不过是你的爱刚刚萌芽,初醒时还带着朦胧。那个所谓的人终于无谓了吧,我说呢,所谓专情不过是在你合适的人还未出现时仍然傻傻以为。

那天被人潮拥挤,我被埋没。我也怕,怕失去,怕被遗忘,怕在人海茫茫再也找不到那样熟悉的你。谁最坚强,我不敢用坚强,表面太逼真,内心终究骗不过自己。你呢?是不是倔强地把自己埋藏在坚强之中,坚强似乎太脆弱了,五瓣丁香更加使人无畏。

疯疯癫癫,我们一路浮夸,只是无谓地笑了,闹了,疯了,谁说我们真的无畏了?愿五瓣丁香花带给你幸福,一直幸福。我不是你的陈寻,你不要做方茴。

你会问,为什么不写写事。事太多,是太少,我也分不清事是。我只知道,路,一直都在;只要大气在,热气球就会上升;丁香在,叶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