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再见旧时光

来源:乐虎国际娱乐官网时间:2018-02-10 09:04:27 责编:人气:

[一]

六月已暮,一场空冷的烟花寂。七月七日晴,心是否可以明朗一点?

一如往常,随着黎明前第一道曙光轻洒,睡意朦胧,睁开惺忪的眼,望着窗外发白的天空,慵懒地,颓废地,不愿开始这一天。

夏日的早晨,鸟儿扑腾展翅,清脆悦耳的蛩音萦绕耳绊,天边泛起的鱼肚白在眼前徐徐漫延。近在眼前,以为自己触手可及,心就能快乐和温暖一些。太想拥抱的暖怂恿自己前进,却见那喷薄欲出的万丈霞光,折射出生命魅惑的残影。

盛夏的风,注定少了温柔,多了些燥热与沉闷。湖面,一层层相涌而来的动荡,那是风吹皱的相思,堆砌的忧伤杵在那无处可去,亦无法平息,只能在小小的世界来来回回,而后安静地藏匿。

透亮的阳光一路相随,车窗外的世界,泛起层层叠叠的光影,隐隐约约地涌动那些若有若无的画面,心依稀被温暖过,曾经也似乎快乐过。目光悠然,追问着天边的誓言,没有答案。

眼前,天空湛蓝湛蓝,如美到落泪的忧伤,点点嵌入心底氤氲成花,苍白成晶莹的冰凌,无法靠近的温暖。

浮云朵朵,轻盈如棉,飘渺若烟,朦胧似雾,晶莹似雪,流动着,美丽着,以不同的形状写意着此去经年的梦魇,如诗如梦,飘逸若尘。只是,人的心,永远经不起白云苍狗的成全与毁灭。

原来,大地与天空的距离,是怎样的不可抵达?旷世的两两相望,换今生不朽的传奇。

永远在路上,将身心置身于忙碌中,就不会孤单。抛洒一路的沧桑,为即将远航的心来一场盛世祭奠。不舍,亦不再回头。难过,亦笑着安慰。心痛,依然捂紧前行。

不愿寂静地老去,只想采撷一路的荆棘与芬芳,铺陈这并非完美的人生。

[二]

用低温的心,迎一场烟雨红尘,无论结局是喜是悲,需要点点明媚的念想。

草长莺飞时许一片春暖花开,夏花烂漫时倾一场温暖展颜,枫红满天时任相思翻飞,雪舞轻扬时还心事澄澈……

被车载着,摇摇晃晃,睡意昏沉,幻想着前方没有尽头,这奔跑永远不会停下,不忆从前,不盼未来,无需逞强,无需刻意那些用血泪拼凑的笑容,思绪漫无边际,梦继续颓废而美丽。

放眼,披绿的山坡上长满了狗尾巴草,成片的暗黄透着生命独有的沧桑,在风中飘摇招展,无比坚毅和厚重,看红尘冷暖、聚散离别,看时光流走、心染秋霜,与这个季节显得格格不入。

红的,黄的,紫的,白的,山花烂漫,蒲公英如白雪飘飞,与阳光相映成辉,七里香萦绕心间,思念便张开温柔的网,肆意弥漫。

孑立桥头,看桥下飞溅起水花无数,如一场倾世的洗礼,试图还原世界最初的模样。我试图在这晶莹四溢的飘飘洒洒里,找寻童话般的纯真。每一朵浪花就是一个故事,那里是否有我有你有他有她,有未尽的来生缘?

青灯古佛前,虔诚地许下心愿几许。不敢奢望美梦成真,只求心尽情至,只求一份心安。其实,很多时候两个自己在疯狂地撕扯,一个满心期许,一个用尽全力学会随性和认命,于是,追逐所有,也放下所有,成全所有。

傍晚,太阳西沉,心事初歇。清脆的蝉鸣不绝于耳,身旁松涛阵阵,纠纠缠缠的藤蔓无限向上伸展,仿佛延绵天边,鸟儿在天空自由地来来回回,划过欢快的痕迹。

湖边,杨柳依依,人影绰约。湖面,蜻蜓点水,鱼儿畅游。悠然的垂钓者安静而专注,身旁的风景与路人皆成了摆设。船儿驶过,湖水拍打着两岸,荡出清新的旋律敲在心尖,心事婉约成歌。

华灯初上,万家灯火次第闪亮,每个窗口下透出缕缕温暖的光,无比恬静与安祥,让薄凉的心微笑向暖,空气中馨柔弥漫。

只是,这个世界一切消散得太匆忙,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感到安全?

[三]

安静的地点,寂静的时分,时常一脸木然。

一路走来,为那可怜的骄傲与坚持,将一切变成静止,仿若一个缺氧的世界。需要一点流动的气息,就算空气稀薄也要挣扎着醒来,还你笑靥如花,从此,放下,淡忘,成全,用今生无悔的表情目送你离开。从此,思念纷飞,开始一个人的孤单流浪。

不敢拉开窗帘,只留一道小小的缝隙让我看得见,这样的观望与欣赏,可以不用将世界的美好与丑恶看得太清楚,心中还能留点点念想,眼前不至于绝望,未来也许还有完整的可能。

在痴恋的双眸中倒映出醉心的身影,用徐徐缓缓的心情重温曾经的柔情百转,用颤抖的指尖盈落键盘,断断续续镌刻成瘦弱的诗行……日子过得苍白而艰难,心难免脆弱,可当习惯成为依赖,一切无法摆脱。

一个人的时候,会莫名地心慌、不安,感到突如其来的无助与崩溃,泪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流淌。于是,想要离开,离开这片熟悉,来一场没有预期的远行,寻找一片陌生,让渐渐枯寂的生命多一些活色生香,在无数次摊开又握紧的命轮里望丝丝明媚。

快乐悲伤的轮回,笑泪的纠缠,沉默喧闹的释放,相聚离开的无奈,照单全收,或沉醉,或沉沦,不想言语。将一切交给时间,却不料时间让深的东西更深,让浅的东西更浅,记住的终究是忘不掉的,悲伤远比快乐来得深刻。

沉寂的世界呆得太久,总害怕有一天醒来,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于是,渴望一场安静的诉说。与多年的挚友共饮共述,平静得就象说着别人的故事,可到最后,还是哽咽难言。原来,仍只能惯饮孤独,除了自己,没有人可以为你摆渡。

情深不寿,红尘怨苦,江湖路远,从没想要走多远。只是,太多的身不由己,太多的情非得已,最后的最后,刻骨铭心,植入骨髓,再无法轻松地全身而退,在未尽将尽的时光里泪中带笑,耗尽所有的欢欣。

慧极必伤,宁愿糊涂,不闻不问,装傻的人比较幸福。可是,敏感如斯,心细如斯,当要不到那份纯粹与绝对,心清目明的人儿愿意伤得心甘情愿,就算从此陌路,立红尘的两端,永不相见。

谁能告诉我,前世要怎样的决绝才敢遗忘?今生该以怎样的姿态走完?来生又该用怎样的勇气去开始?

[四]

写一种心情,说一种思念,指尖凌乱,满心错落。

风拂池面,波光潋潋,荷叶招展碧无穷,莲花正开得亭亭玉立,粉粉嫩嫩的颜色,可心冰洁的容颜,素净淡雅的情怀,一枚枚婉约的心事在这个季节缓缓铺展,吟唱着唐诗的风韵宋词的雅致,泼墨成风月无边。

流年,一半明媚,一半忧伤。生活,左手繁华,右手落寞。记忆,左眼微笑,右眼哭泣。细碎的光阴磨平了棱角,磨折了灵魂,华年散尽,将一切过滤成无际的空洞,空的人空的心空的情空的誓言,没有谁输谁赢,各有各的精彩。

越想靠近,越是遥远。越想拥抱,越是冰凉。越是害怕,越是逃不掉。人生,不是我们想怎样就怎样,由不得选择,命定的轨迹,再艰难的行走,只能咬紧牙笑着走完。

一本书在手里翻了又翻,不知所云,也并非想要读懂什么,只想收住游离的目光,止住颤抖的手,安抚不安的心。

一个缠绵悱恻的画面,一段唯美若诗的文字,一曲舒缓悠扬的音乐,醉了心,入了神。顷刻间,泪盈两腮,才惊觉,在这有些娇情的投入与沉醉里,仿佛望到自己曾经深深浅浅的足迹,跌撞,挣扎,也似乎预料到命定的结局,忧伤,空寂。

回不去的血色浪漫,到不了的倾城之恋。多年以后才发现,长久的执念不为伊人,只为一段旧时光,将寂寞丝丝侵入血液,拥堵在胸口,冷落心结,堆砌成一场烟花焚城的落寞,束之于寂寞心空,遥远,美丽,凄凉。

岁月沉淀的安然,情缘逼迫的转身。今天,冰雪寂寞的容颜,素心如兰,两手空空,立红尘浮世,再探不到欣喜悲伤,再说不出经年的渴望,再无法继续天荒地老的追逐。

请给我一个角落,许我一段时光,还我半生飘零。就算一生颠沛流离、孤灯清伴,是否我也该充满感激和尊重?

七月初启,繁城飞花绚烂至极。心,幽幽戚戚寂寂寞寞。人,孤孤单单冷冷清清。只能,再见旧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