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叶之律

来源:乐虎国际娱乐官网时间:2017-06-21 16:28:09 责编:人气:

一年光阴,人生一瞬,又是落花时节,枯叶飘零,冷雨敲窗,冷风袭人。想起过往,郁落盈袖,而今,怎一个雷同!

时轮又是一转,昼夜依然在轮回,四季依然在更迭,尘世依然在喧嚣;水自低流,花自飘零,生命干枯的季节,一道的,还有渐渐走失的字符。曾习惯在低迷素雅的章页里,落下一行又一行足迹,总想每一粒都有重量,都足以敲响光阴的钟,如同渴望情感的皈依,于生命里临摹淡然的笑意,在骨骼的深处呼唤相与的疼痛。尔后用同样一句抵达心灵的话,让微笑在相互凝望的眼神里,修整出更为清晰的面容,在百转千回之后,微笑相对,心如混沌中剥开的莲,简单而纯净。继而得知:这个世界,它不曾亏待过任何一个生命,只是很多都是我们硬生生错过。昔日的落花,一瓣瓣轻轻袅袅,一片片斑驳滴落成音,忧伤与喜悦并存,失望与希望同在,却因一种坚韧,也坎坎坷坷延续着,泠泠流淌着昔时随星伴月的爱怜,也有闲看落花双泪堕的凄惶。总想一辈子集志趣、默契、浪漫、静美于一人,一世,这本就是一种苛求,更是一种奢望。

美好的季节,文字在纸上写下了彼此,将两个人的脚印落墨,编谱一曲管弦,于轻荡荡的时光里,绿了心上相向而行的步履。眼睛在温柔的词里清澈,于相望里遗弃了距离,于是,靠拢的心走进了花期。风过时,绿了的歌向远方飞去,带着思念的眼神,在轻浅的时光里,也能轻易读懂一只鸟在归巢时的心情。闲散之时,在自己昔日的文字里游曳,苦苦寻觅初识,然,却得知什么是昙花一现,热烈而缠绵的踪影随月隐退,也许,这是必然。那些不容玩亵的光阴故事,那些月出而伴,月隐而归的断章,滴漏繁复,在时光里一次次洇没。谁还留住了些许陶然的回忆呢?

一双写尽云翳雾霭的手,泼墨成山川连纵的遥远,却接不住自己的眼泪。文字写不醒的故事,唯有让它沉沉睡去,让一切就那么淡淡地、祥和地云淡风轻,波澜不惊;听凭春媚柳绿,夏灿莲白,秋浓菊黄,冬沉梅红;随月上柳梢,凤落梧桐,朝云聚散,夕阳归隐。即使新愁常续旧愁,日子还是不得不翠微掩护,用无奈、落魄的文字,静静地梳理杂芜繁绕的心思,抽丝剥茧般地条分缕析,让往昔绾结在自我心间。

当露珠说时间会让花枯萎时,相遇跌进了尘土,裂成片片记忆,被路过的步履踩成重伤,于反复落定的尘埃里,等候温暖来临。面与面接近,铅华尽落的朴素,敌不过一场尘世的失忆。看着时间渐渐远去,泪在心底如落雨。这瞬间组合的世界,一个裂变的细胞,可以咫尺成天涯。天长地远在泥泞里,蜿蜒成一条路的长度,于文字深处淹没过去。一如,雨泼墨火的花衣,在火的喘息里,泪痕斑驳的脸,渐渐模糊成祝福的字句。于是,一场相遇,在无力同在里,在文字里入世出世。叹息,时光不殆,谁能永远成为谁的唯一。浅淡的人生,一片花的厚度将疲惫的身躯掩埋。放眼窗外,辽远的天空下,一缕风带走一片漂泊的云,也带走落在水中的倒影。湖边,摇曳的水草在秋季褪去绿衣,与一场雨,沉入水底。

烟火人间,总是戚戚漾出绝世尘音,伤情处,寂寂寤寐思服,月暗花离,总也能悟出浅浅的道理。不必哀叹红尘行,惹闲愁,也不必后悔烟柳断肠,重蹈故去,流年迟暮。隐隐的,什么也留不住,像逐水而去的落花,像迎面而来一身飘逸的一个人,相遇,相离,都那么顺理成章。凌波不再,锦色华年飘远,光影会逐渐稀薄,缘分,也会透明得不露痕迹,不着一素字。此时,风吹动的发,在眉目里纹绣成夜的颜色,铺展成一张脸的含义。残破的人生,有些尊严开始向时光下跪。在寥寒的冷秋里,在孑孓的背影里,谁曾将尘世丢在身后。支撑面目的支柱,常常是废墟的瓦砾,因而没有几人愿意目睹,更别说毗邻而居,相对而坐。在时与势的曲折里,佛说,无我无你。原来,一切只是一场无可奈何的纠结,却裹住了脚的去向,唯黑白在无声的句子里,将红尘纷繁演绎。光阴滔滔,人如蜉蝣,只因在走走停停里想得到隔岸的风景。

喜欢美丽的,到底是先于眼观,还是先于思维,抑或还有心性?是美丽本身还是故事本身?不必终其然,或许是一种简单!痴情晦暗,文字怅然,秋雨不去心阴天,韵律走调的等候在寡淡里独自萎谢了。这样的独自萎谢,或许缘于等待太久,淡出了视线,淡出了牵念,淡出了等待,随即成为一个人聊以自慰的信念。爱得太重,只为爱而爱,爱的不过是曾经的感觉。红尘杳杳,烟尘怠尽,俱往矣,万事云烟忽过,只因曾经翻江倒海地爱了!爱时,话说不离不弃,一老相依;别时,话说曾经相遇胜于陌路。爱时,不给对方空间;别时,不给对方机会。语深爱出,语浅情回,能让人心慌乱或熨帖的,原来仅仅是一张嘴!倘若爱还能被文字替代,那一株菩提,一磐明镜,一颗沉浸湖底的凡心,尘埃惹尽,抑或虚幻,却也怡心,该是知足的,因之给出了一个真实的圆寂。

遇与始,各自的终,在漫漫无边的岁月里起落,湿了一句誓言的外衣。铺开人生的画卷,可调色板上的色块已经干枯,印石也在拿起时跌碎成记忆。于是,于渐渐远去的背影里,于无法感知呼吸的距离里,各自东西。背与背的相望,曾经埋下的甜蜜,在影子的疼痛里哭泣。说过不哭,把一切轻藏在心底,将来的某一天,终会将彼此写进书里,伤痕里的温柔,会在经书的文字里凝结。叶黄无风自落,秋云无雨自阴。人生可以有感叹,却没有预见。和那个陌路而来的人,在茶温、人倦时分别,还能思随流水,暗许祝福,该是最好的归宿了吧?尘世间美丽的东西很多,不只完美的结局回肠荡气,黯然的遗憾亦残缺得旷世凄美、精致绝伦。就像月色里的欢笑和流泪,笑声转瞬即逝,而那滴泪水却总是很珍贵地冰冷在心底。那方落雨的世界,是继续阴雨密布还是阳光灿烂,只有撑伞的人在焦灼。人心向佛,苦向佛啊!曾经明月照亮笑颜,曾经也青山如黛,清风鸣蝉,曾经……足够。秋雨轻风伴落的一径妖娆,也许重复,也许不同,都随风随水吧。

又是秋夜雨漫,扶晓寒侵门,随惊鸿一瞥,倚窗眺望深邃,已然阑珊。那一隅有些空荡,心却依然有痕,仍似雨打浮萍,搅恼一池秋水,飘摇丁零。沏一杯清茶,无语,却是暖了冰冻的心窝,驱散一夜落寞;茶也酽酽了,漂浮、盘旋着升腾淡青的幽静,朦胧了眼,雾化了心,轻轻地啜了,醍醐灌顶。终于明白,爱情只是意外收到的那封信,来自寂寞撒的谎。或者有那么一类人,他的思念总是诚挚的,他的牵挂总是真切的,而他的爱情,总是短暂的。凡胎、肉心、俗思的人,一生终究还是过客,匆匆忙忙走过,因了因缘,或擦肩,或携手,或分离,最终还是雨花零落。人为烟尘,情为烟尘,似片片飞花,落寞成为灰烬,生于尘埃止于尘埃,最后难敌一柄火烛,两滴清泪。于是命令自己,矜持着做一干净的女人,无论在什么时候,此心到处悠然。此时,不要亮光穿破,只要墨色一样浓厚的夜,今夜还如昨夜长,不看这个世界,亦不要世界来窥探,把所有的感知给没有方向的夜,闭眼睁眼皆随缘,于情感辗转中闲看,于客路崎岖后猝知:花开总要落,缘起总会灭。

夜深如潭,轻轻拉紧帘幔,这样的时候,繁华已经与己无关。岑寂是自己最想要的陪随,轻敲几字,无论删除还是保留,都组合成内心最想要的阵容,丰满了心思。清音游离的夜,游离的人,沉暮幽黯,哪管谁在捕捉繁芜的盛世,还是在渴望不久的冬日暖阳?俗物皆是一个曲线的定律,起落间,欣然、唏嘘,不必在坠落之时自在,在坠落之后悔恨。云舒云卷,花开花落,简约清幽,静寂郁寥,原是一种恒在的常态!在散碎的光阴里,相濡以沫,相忘江湖都是淬火的过程,只有俑的等待实实在在。轻轻地笑笑,一切随心又随意,因为,笑颜的真实暖意,笑的人自己最知道。

年年冷秋,今又冷秋,梧桐叶铺厚,定律有特露。

物性无谋,感念存留,蒹葭路走透,叶命无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