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雨

来源:乐虎国际娱乐官网时间:2018-03-09 09:25:05 责编:人气:

2014年4月5日 星期六 多云

今天是清明节,为了错开车流高峰,我们决定早上四点钟左右就出发回红安老家。为了这个决定,我和小鱼儿昨晚上就到姐家来了。早上喊小鱼儿起床,那叫一个难啊!喊多喊久了,迷迷糊糊他还发了脾气就是不肯起。也难怪,本来春天就好睡觉,暖洋洋的,再加上小孩子瞌睡多些晚上又睡得比较晚。好不容易起来了,待我们都洗漱完毕已经四点半了。天还没有亮,零零星星的还下了几滴小雨。

上车后,姐夫稳稳地把车开上了高架桥,路上的车不多,路灯亮着,一团一团的亮光从车窗外急闪而过。4月的夜晚天还是有些凉的,感觉有些小冷。小鱼儿上车不到一刻钟就又睡着了。我连忙找了件衣服盖在他身上。

一路上都没什么车,姐夫说以前堵怕了,这个点出发,两个多小时的车程,7点左右就能到红安了,我们不开车的人还可以在车上补一觉。一点都不浪费时间,多好!

姐姐有些晕车,一路上不怎么说话。小鱼儿靠在我肩上睡得正香,在我耳边发出轻微的鼾声,我也慢慢地似醒似睡地眯了会。快到县城的时候,天又下起了雨,雨点有些大但是稀稀落落的。昨天看天气预报说清明三天假第一天是没有雨的,后两天才会变天,可这就下起来了,但看天色又慢慢地亮开,估计也就是应应节气,不会下太久太大。果然一会就停了,但到了乡里感觉更冷了些。给二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们再有十几分钟就到了,挂了电话就把小鱼儿给喊醒了。到二姐家门口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姐姐一家人已在门口等着。接上她们我们延着红坪大道一直前行,到了古峰,下车买了些纸钱和鞭炮,还有些其它的东西,然后直接就朝我们村开去。

到了家,妈妈正在厨房做饭,把带回来的东西搬下车,我们一家人就去了后山,山上没有人清理,杂草和荆棘丛生,路很不好走。来到父亲坟前,哥哥张罗着烧香和纸钱,孩子们也在边上帮忙。记得以前,我只要一想起我的父亲就会泪流满面,但此时或者说这几年就算是清明节来上坟也没有那沉重和悲怆的感觉了,意识到这一点我有一种很重的罪恶感!不知道父亲在天之灵会不会怪我?有了孩子后感觉自己的时间少了很多,把重心都放在孩子身上了,八岁了都还撒不了手。譬如此时虽然是来上坟但在这荆棘丛生的山上你得看着他,牵着他,不然一个不小心就摔跤了或者被刺条划破了脸挂破了衣裳。所以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回忆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思念和缅怀,也许这只是我给我的罪恶感找的一个可以自我安慰的理由,也许事实上可能只是时间冲淡了这一切。再或者……微信其实是个好东西,他传递给了我们很多的正能量,它教我们放弃抱怨摒除不快乐,积极、感恩、健康、开心地生活,也许我已经比以前快乐了很多,相对悲伤就少了很多吧……呵呵……但是,父亲,内心深处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下了山,我们姐妹就到厨房帮忙,大姐一边洗刷刷一边嘀咕:什么事情那么忙,家里卫生都不做,弄得到处脏兮兮的,摸到哪里哪里都是黑的,每天洗一下擦一下不就不会是这样了吗?我怕老太婆听见了不高兴,毕竟那么大年纪了,就引用了叶会计的一句话跟姐姐说:“‘你要么不做,要做你就不要说’,要不然事情做了你还落不到好,你惹她?老太婆那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发毛了有我们好受的。”姐姐不做声了,我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帮着她刷。我最讨厌在老家特别是老家的厨房了,你要去做一餐饭吧,你就要做卫生,手到之处都得重新刷洗,不然没法下手,所以每次回乡下就总有做不完的卫生,娘家这样婆家也这样。不过这两年我累了也学精了,姐姐们都回了,我就不主动了,能偷点懒就偷点,哈哈……

吃过饭后,大姐回她的另一个家去了,我跟二姐说去渠边摘点野芹,就提了个塑料袋带了小鱼儿去了渠边,好久没来这地儿,路都快找不到了,全被柴草淹没了。芹菜倒是有,太瘦了,跟小鱼儿一样又细又长。我看不上,不摘了。二姐说上面山上有香椿树,不如上去看能不能摘得到,香椿啊,在菜场看到过有卖的,但没吃过,听说炒鸡蛋很好吃的。我就又跟着二姐向山上进军了。香椿树真多啊!(以前不认识,也没人吃这个东西)就是太高了根本摘不到,到最后我们几个人把可以摘得到的都摘了总共也就一小把,可以炒一碗了多放点鸡蛋的话。

那地离我们家的茶树地很近,我建议去茶树地看看,那是以前我父亲还在的时候种下的,很多年了。茶树都还在,只是我们都不在家了,妈妈没有采摘过了,也没有打理,树都长得老高。看到上面的冒出来的茶尖,我和二姐都不由自主地采了起来。小鱼儿跟他表哥就又跑到山上玩去了。山上种了很多板栗树。不一会儿就听小鱼儿在喊:“妈妈快来看,快来看,我发现了一个洞,一个好大的洞!”我过去看原来是村里人冬天收放红薯的地窖。便告诉他这个山上有很多这样的洞,他便一个个去找一个个去数,兴奋得不得了。

下午三点钟,收获不小:一碗香椿炒蛋肯定是有了,还有半袋子的茶叶尖。姐说回去自己炒茶叶,不比外面卖的差。这个我相信,因为二姐有这个耐心也有这把刷子。

姐夫说下午5点出发回汉口。早早吃过晚饭,我们就踏上了回汉的旅程。

父亲不在了,但因为父亲,我们兄弟姐妹多了一次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