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心灵,寻找曾经的你

来源:乐虎国际娱乐官网时间:2018-02-09 16:40:31 责编:人气:

我安静的坐在你身边,我能看见你年复一年的慢慢苍老,而你,却不能看见我的风花雪月。我多么想聆听小时候你在我身边唱出的欢快歌声,多么想看看你鱼虾满塘、野鸭跳舞、荷花盛开,岸边绿树成荫的旧景,可惜你风华不再。

微风吹过,仿佛一瞬间,我又回到了20多年前。那时的你,婀娜多姿,常常伴着初升的太阳浅笑盈盈;常常伴着烈日的炎热送来徐徐凉风;常常伴着西下的夕阳美轮美奂。

那时的你,没有脾气,任由我们小孩子嬉戏玩耍。我们常常抓了你的鱼虾满足我们并不知足的胃;常常向你投入一个石块,吓跑你的野鸭;常常踩着废弃车轮胎做的小船,摘掉你的荷叶做雨伞、弄坏了你的荷花、还吃了你的莲子。

那时的你,不需要任何装饰,清澈透底。小孩子踩着你的肚子,追赶你的鱼虾;大人们在你的身上,闲聊着清洗衣裳。你闭了闭眼睛,惬意的为他们送来一阵阵裹着季节的清风,或清凉、或炎热、或冰冷。

那时,你从来不担心,我们会弄脏你的身子。因为你身处一个完美的小型生物链中,拥有着至上的自净能力。

远处一声吆喝传来,仿佛年少时,妈妈叫醒我和哥哥。我睡眼惺忪的从床上爬起来,闭着眼睛穿衣服、穿鞋子、下床,摸着墙壁走到堂屋,找一个合适的能坐的东西坐下,或是椅子,或是门坎。

每每这时,妈妈就会拿来一条毛巾,交给我或是哥哥,让我们去洗脸吃饭。我和哥哥蹭一下站起来,如大获全释,飞一般的跑到你身边。我们挽起裤腿,一下跳进你,搅起一池波澜、溅起许多水花。我们捧起一手又一手的水,浇在自己的脸上,享受你清甜的抚摸。

我和哥哥,就这样或激情四溢或慢条斯理的和你玩了起来,你也不生气,反倒使唤一群小鱼小虾过来,陪我们一起玩耍,这让我们更是来了兴致。我们摊开毛巾沉入水底,捉弄起了你的小鱼小虾。大多数时候,我们捉到了小鱼小虾,便远远的把他们还给你。偶尔,嘴馋的我们也会残忍的将你的小虾油炸吃掉。

我爱极了那样的清晨。你和我们一样睡眼惺忪,却给我们送来了一个烟雾缭绕的梦幻仙境。你将你的水雾和云天相接,尽力给我们展示你宽阔包容的胸怀。我常常在捉弄你的小鱼小虾时,抬眸和你对视。你轻轻微笑,更是妩媚的和你的水雾跳起了柔柔的舞姿。你的水雾不退去,我便一时半会也看不见对面的岸、岸边的树。

我们还在尽情玩耍,你的小鱼小虾跳到了我们的毛巾上,它们四处乱窜,似乎在寻找捉弄它们的人。还有几个更调皮的,围着我们的小腿,有一下没一下的啄了起来。那不痛不痒的小啄像极了现在流行的鱼儿吻足疗,只不过小虾的亲吻胜过小鱼儿,痒里带着一丝轻微的痛,却给人一种触碰灵魂的战栗。

一阵一阵的微风吹过来。我沿着你的旁边望去,似乎看到你岸边绿荫中干涸的小溪,又重新流出了泅泅的溪水。我仿佛又看到了那年夏天,两个顽童无知无畏的玩耍。

那个夏天,下了很大很大的雨。雨停后,雨水给我们送来了很多的泥鳅、螃蟹、鱼。我和哥哥却独爱螃蟹。眼看一只大螃蟹就要没入你的腹中,它却和我们玩起来躲猫猫。

螃蟹爬入了你岸边的洞穴之中,哥哥爱极了那只螃蟹,便让我伸手去洞里取出来。小3岁的我自然没有哥哥那样的“足智多谋”,稳稳的上了当。螃蟹夹着我的右手出来那一刻,哥哥抓着这只螃蟹一边乐着去了,完全无视我受伤的手指头。

我笑着寻找溪流旁边的绿荫。绿荫依旧,只是比以前枯老,鸟儿叫得更欢,草丛高得能没了我的膝。那些老槐树还在,只是更粗更壮,树冠似乎被岁月摧残得斑驳稀疏。

我常常想,似乎是因为你也老了,所以你岸边的绿荫也没了往日的风华。它们老了,老得没了以前的风采,老得似乎再也托不起两个荡秋千的小孩。

我抚摸着你岸边的绿荫,似乎这一抚摸,便能让它们变回以前的年轮。我幻想它们青春依旧、绿叶葱葱依旧,两个小孩在树底下,用枯草编织起长长的秋千,然后找来绳子系在它们当中的任何两棵上,一人推、一人坐,荡起比岁月、比青春更高的秋千。

我定定的看着你,你不再清澈,我再也不能看见你的池底,你独有的鱼虾、野鸭也不见了踪迹,你的荷花早已伴着人们的养鱼业枯萎,流进你的小溪再也没有了溪水,你岸边的绿荫也慢慢苍老……

我多么想找出你曾经风华绝代的一丁点影子。可是,一只苍蝇飞过来了,它扰乱了我的思绪:你的周边是寸草不生的水泥硬化路,旁边堆了好多鸡屎牛粪。据说这些都是用来养鱼的,这些肮脏的东西弄花了你的脸,它让你的水变成了墨绿色,还散发着阵阵腥臭味儿;它也荼毒了你的鱼虾、野鸭和荷花,让它们绝迹于我们的记忆;它养育着一种转基因的鱼,变成了各家各户餐中的真殄。

我多么想找出你曾经如水般温柔的温暖。可是,你在渐渐苍老的同时,渐渐地长出了许多莫名的脾气。早早的就伴随着一群群苍蝇吹过来一阵恶臭。

我多么想找出你曾经俏皮可爱的摸样。可是,你在短短的时间,被利益冲昏了头脑的人扰乱了成百上千年沉淀出的宁静。

我多么想找出你曾经和我们互惠互利的存在。可是,你的养分太多,已经形成了富营养化。于是,你愤怒了,你不再需要朋友。你愤怒的躲着人们,再也不让他们在你身上洗衣、玩耍。

慢慢的,你累了,你死水般的躺在了那里,无波无澜。

慢慢的,我想曾经的你了。可是,我只能沿着心灵,寻找曾经的你。

原来,你的死水微澜,是为了纪念我们和你之间美奂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