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学筑梦铸人主题征文:平凡的梦

来源:乐虎国际娱乐官网时间:2018-03-06 09:17:05 责编:人气:
一个平凡女孩的梦,其实很简单;小学时,希望自己做一名老师;初二时,仍旧保持着自己的梦想;初三了,希望自己以后成为一名律师;进入高中,我只希望自己可以成功上大学,在负债累累的家庭里,我担心家里没钱支付我的学费,怕自己圆不了我的大学梦,改变不了命运。那个无助的时刻,是助学贷款帮助了我,是国家帮助了我,它圆的不只是我的大学梦,还有爸妈望女成凤的梦,沉甸甸的都是梦想。
谁的青春不迷茫?
从来都不知道坏到不能再坏的命运之神会降临到我的头上,从小到大,生活在一个刚好温饱的家庭里,我觉得已经是很幸福的了,可是好日子并没有照顾我太久,那是在我初二的时候,我记得那年爷爷中风了,哥哥在外面读高中,爸爸妈妈因为工作忙,所以家里的家务都是我在打理,每天上课完回家,就要先给爷爷做饭,然后喂给他吃,然后才回家做饭给爸爸妈妈,那天刚好是我们家照顾爷爷,又恰好我放假,爸爸就在房子旁边的邻居家里敲着榔头,有些嘈杂,我坐在爷爷的房子里陪着爷爷说话,家里的饭菜都好了,放在灶头温着,等着天黑,等着爸妈。天好像真的黑了,站在爷爷房门口看着匆匆回家的爸爸,那应该是爸爸,只是看上去没有平时那么精神,可是那个背影,肯定是他。我就站在门槛上叫了声爸爸,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就出去了,说是去医院一趟,让我看家。天真的黑了,只能看见有许许多多的黑影来回穿梭我们家门口,只是路过,他们的方向好像都是去某一个特定的地方。心里面悄悄的升起一股不安,随着天黑蔓延开来。
我不记得是谁叫我去医院了,只知道那个最难过的时候,我就在医院。怎么去的,和谁去的,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去的,怎么都想不起来了。妈妈不在那儿,不在,医生叹息着告诉我,他们去了县城。妈妈出车祸了,被一辆大货车撞倒了,伤得非常严重。
后来,我一个人在房子里住了几天,幺爸带回来一些妈妈的东西―一些工具,还有一袋坏了的梨,爸爸还是没有回来,只是打电话告诉我好好在家上课,可能要过些天才回来。听说,妈妈还没有过危险期,医院不敢收;听说,妈妈很想我。我把妈妈在放工路上摘的准备带给我吃的梨子放在我的房间里,尽管坏了都舍不得丢,祈祷着,妈妈好好的。好人都该有好运的,妈妈过了危险期,医院开始治疗。爸爸回来了,又走了。我在家,把那些“梨”种在了自家地里,希望妈妈也能收到我的爱意。
那个时候,我和爸爸提出了留级,马上就要上初三的我,成绩一直班上中下,在学校也不听话,经过妈妈这件事情,我才知道知识有多重要,需要拿起法律知识这把武器维护自己,维护家人。那个时候我告诉自己以后要当一名律师。重新选择的我开始努力奋斗,从年级四百多挤进前三十,并支撑着我考上县城里面最好的高中,尽管在这个期间里,爸爸倒下了,我依旧没有放弃,更加激励我对知识的迫切渴望,渴望它能帮助我改变命运!
平凡女孩的奋斗!
刚刚上高中的我,一切都是新鲜的,途中我走过许多弯路,成绩一路下滑,落在一千名之后,辜负了父母的期望。爱我的爸妈决定来陪读,希望我能认识到错误,重新找回自己,为了降低消费,我们租了一个隔热层,冬天还好一点,夏天就像蒸笼一样。身体不好的妈妈还是陪着我在这里受着,断了十二匹肋骨的她,还每天爬上爬下,看着,心都疼了。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她患了甲亢,爸爸事故的后遗症也还没好。城市里面的灯红酒绿染花了我的眼,迷乱在浮华里,找不到自己,是爸妈让我留下感动的泪水,涤清了我迷乱的双眼。我开始拿起我荒废的书本,每天看书到深夜,为了减少生病的爸妈的负担,自己在班上每天放学回家就去教学楼里捡塑料瓶,即使是上了高三都一直在坚持,后面同学们都会主动把塑料瓶留给我,甚至帮我收集,那个时候,我收获了纯真的友谊同时还学会了感恩。每周周六下午放学都会去学校门口的书店借书,想怎么让爸妈身体康复,想努力拓宽自己狭隘的视野,保护家人,保护自己。高三了,妈妈每个月吃着激素药维持身体必须机能,爸爸为了生活,又开始出去上工了,每天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天气不好的时候还能听见疼痛的声音,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学习,努力让自己成为他们心中的骄傲。
平凡女孩的眼泪!
转眼还有二十几天就要高考了,已经习惯每周周六出去放松心情了,我记得那天我出去的时候,外面是没有这么热闹的,可是回来的时候路上出奇的热闹,我没管,直接往家里走,回到家里就见到妈妈在翻找爸爸的东西―身份证,户口本,医疗本……急冲冲的走了,原来那热闹的议点是我的爸爸,爸爸躺在路边的时候应该是六点多一点吧,我过去的时候已经将近八点了,他还在那里躺着,哼哼着痛,谁都知道坚强的爸爸小病小痛重来不会哼出来,他肯定很疼……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救护车还没有来,八点十分、八点半、九点、九点半、十点,已经不知道我们站在路边等了多久,救护车才赶来,一个小县城里,这么几公里的路,救护车到底要走多久,谁知道呢?我相信我会铭记一生。爸爸经过手术已经醒过来,安静的躺在床上,工地管理的人来了,在和妈妈商量着赔偿的事宜,爸爸突然对那个人说:“我不要你的赔偿金,你让我再回去上班就可以了。”为什么非去上班不可,因为我们一大家子要生活,我马上要高考,马上要上大学,妈妈还需要治病,所有所有都需要钱。赔偿金只能支付一时,以后呢?我知道这是为我们考虑,可是爸爸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体,还能不能承受这份工作。